股票配资劣后级夹层承担责任,股市暴跌元凶 万亿场外配资的罪与罚

神经质
940次浏览
2019年09月29日 05:00
最佳经验
本文由作者推荐
股票配资劣后级夹层承担责任"

6月19日下午2点50分,距离周五收盘前仅剩下10分钟。

邵海鹏扶了扶眼镜,手已经开始发抖。电脑屏幕呈现一片“绿海”,那是邵海鹏的持仓股,其中三只已经跌停,剩余两只接近跌停。

他此时没有选择卖出股票,而是拿出手机,拨给自己的股票配资客户经理。

邵海鹏是一名配资客,两个月前他以30万元本金,1:3杠杆配资90万元,共计120万投入到A股市场。

很快,他体会到杠杆资金带来的神奇力量。一周时间,他的盈利接近10万元。邵海鹏告诉《棱镜》,他每周都会提取一次账户内的盈余,到目前为止,他提取了近35万元。

但自从6月15号以来,形势骤然转向,一周内,沪指跌去13%。邵海鹏的持仓股连续下挫,一度触及到股票配资公司设定的“警戒线”,即亏损超过本金的50%。6月19日下午2点50分,随着尾盘的又一个大跳水,邵海鹏本金亏损接近60%,这亦是配资公司设定的平仓线。为保证配给资金的安全,股票配资公司会选择在此时强制平仓,将客户的股票悉数卖出。

电话里,邵海鹏对客户经理表示将追加保证金,凭借其此前双方尚属愉快的合作经历,客户经理最终未进行强制平仓。

没有“被割肉”的邵海鹏是幸运的。

仅就《棱镜》拿到数据的几家线下配资公司来说,6月19日大跌的当天,就有近10位配资客被强制平仓,触及警戒线的多位配资客也不得不追加保证金。

自本轮牛市启动以来,场外配资一直是市场中重要的参与资金。据多位业内人士估算,市场配资规模已达万亿元。前期进入资金杠杆比通常在1:5,部分甚至达到1:10。

《棱镜》调查发现,在本轮牛市的驱动下,包括P2P公司、担保公司、小贷公司甚至一些地下钱庄等,均混入股票配资领域,争夺市场蛋糕。

如果把利益的链条拉长,则聚集着银行、信托、券商、配资公司,以及以恒生电子为代表的配资系统服务提供商们,他们共同瓜分了这一超万亿规模的产业。

场外配资撬动的巨量资金助涨了本轮牛市。但正如硬币的两面性,其负面效应也在凸显。

业内排名前三的一家大型券商两融业务负责人告诉《棱镜》,在行情不好时,一些配资客触及平仓线后即被强制平仓,平仓带来的资金撤离,引起股指下跌,又进一步触及其他配资客的风险底线,由此带来的恐慌情绪蔓延到整个股市,最终造就了惊悚的6?19“端午劫”。

线下配资凶猛:广告无孔不入

即便身处一座小县城,依然可以看到股票配资的身影。

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向北20公里,是正定县城。从2014年年底开始,在这里生活的王超开始留意到,不管是走在大街上,还是在家看电视,总能看到股票配资的广告。

这些广告出现在宣传页上、电视的飞播里、以及报纸的角落内,甚至在电视换台时,右下角也会出现。

这些无孔不入的广告背后,折射出多家当地股票配资公司的迅速崛起。

曾任职于其中一家配资公司的徐权告诉《棱镜》,自从去年10月份以后,石家庄的配资公司开始多了起来。据其介绍,从事该业务的公司,前身多为当地的抵押担保公司,甚至还有一些地下钱庄混迹其中。

这些公司通过电视台、报纸等媒介向市区、县城甚至乡村渗透。“只要写上股票配资四个字,再附上联系方式,就不断有客户找过来。”徐权在任职时,曾负责过投放广告的业务。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市场需求“出奇地好”。他介绍称,由于其业务聚焦于省内,因此投放广告非常有效,“客户在看到广告后会来公司面谈,看到公司实际环境后会比较放心”。

6月18日,根据一则报纸上的广告信息,《棱镜》实地来到一家名为“智投富登”的公司。

公司简介显示,其从事汽车抵押贷款、P2P业务以及股票配资业务。门前树立的广告招牌上写着,“我出资,您炒股,赚了全归您”,以及“操盘资金放大5倍,涨停就赚60%”。

一位刘姓经理对《棱镜》表示,目前其公司股票配资杠杆从1:1到1:5不等,对应这些杠杆比,月利率依次为1.3%至1.7%。

这家公司出示给《棱镜》的股票配资协议上显示,智投富登作为配资的丙方(服务方),连接甲方(出借人)和乙方(借款人)。

配资协议上显示的甲方名字:仝军卓,即为智投富登的老板,出借的钱亦为公司的钱。

刘姓经理解释,之所以签署三方协议,是为了绕过平台不允许自建资金池的规定。

这样的情况普遍存在。《棱镜》调查了解到,在石家庄的多家配资公司,几乎都采取了这种三方式配资协议,甲方(出资人)均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其家属。

在资金的来源上,多为自有资金。《棱镜》了解到,这些资金的来源包括:公司的注册资本金、同业拆借来的资金、P2P线上吸取来的资金,以及一些民间借贷资金。

包括徐权在内的多位从业者告诉《棱镜》,这些公司大多规模较小、此前靠民间借贷而发家。

在《棱镜》的调查中,一些公司配资业务每月利率甚至达到2.5%,几乎相当于高利贷的利率水平。

银行与信托:资金背后的大佬

自有资金,只是场外配资江湖的配角。更庞大的体量集中在伞形信托上。

北京的多家股票配资公司均对《棱镜》表示,配资资金多来源于伞形信托,再往上追溯,多是银行的理财资金。

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信托公司从业者孙先生对《棱镜》表示,伞形信托通常将一个通道下分设多个子单元,银行认购其优先级受益权,其他机构认购其劣后级受益权。

孙先生解释,通常的流程是:股票配资公司找到信托公司,由信托公司出面寻找银行方面的优先级,等待配资公司的劣后级进来后,就可以直接开展业务。

优先级将大部分市场风险转嫁给劣后级,获取固定收益;劣后级承担市场风险,获得杠杆收益。

鉴于银行资金来源稳定,数量巨大,因此众多股票配资平台多通过此种方式合作,并与银行和信托签订三方协议。财猫网COO高耀华对《棱镜》如此描述合作过程。

在签订三方协议后,银行的钱托管到信托,信托公司在券商处开户,随后接入股票配资平台,后者再以HOMS等系统进行分仓管理和操作。

“就是资金的批发转零售”,上述孙先生解释,信托公司会将银行的资金以年化率8%左右放给配资公司,配资公司再以月息1.3%-2.5%不等的利率零售给配资客,赚取其中的息差。

孙先生透露,其所在的信托公司从去年中开始做伞形信托业务,并在2014年底业务规模达到100多亿元。随着牛市向纵深发展,目前其规模已经逼近500亿。

根据其估算,目前通过伞形信托进入市场的资金大概在万亿左右,“去年年底时,大概是4000亿元的规模”。

前述石家庄智投富登公司刘姓经理对《棱镜》表示,如果单靠自有资金,可能无法支撑今后的需求,因此目前他除了发展新客户之外,每天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接触信托公司来找钱。

通过伞形信托进行配资的优势,在于三方协议一旦签署,资金流问题基本解决。同时,孙先生表示,由于信托的监管权力属于银监会,因此即使证监会对待场外配资态度严厉,但依然无碍业务的继续进行。

《棱镜》无法估算整个配资的规模。不过,根据多位信托行业从业人士测算,通过伞形信托入市的资金量大概在1万亿左右,再加上众多小型配资公司的自有资金,整个市场的体量大概在1万5千亿元左右。

券商的烦恼:HOMS成帮凶

巨额的场外配资资金,在A股市场表现活跃。与此相对应的是沪深两市的两融余额。除去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融券余额,整个A股市场目前的融资余额为2.2万亿元。根据之前的测算,场外配资的体量已经快接近整个券商行业的融资体量。

这也是目前困扰众多券商的一大问题。自牛市启动以来,两融余额从3000多亿元迅速翻滚,增长至目前的2.2万亿元。过快的增长也让券商资本金捉襟见肘,这也使得众多券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,不断通过增发、IPO等方式为资本金“补血”。

不过,由于两融业务的资金门槛为50万元,同时股票开户时长应超过6个月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将一些股民拒之门外,有需求的股民只能转向在场外配资。

事实上,场外配资出现的时间要早于券商两融,多位从业者对《棱镜》回忆,前者约在上一轮牛市即2007年时就有显现,彼时主要的活跃区域在东南沿海等民间资本发达区域,而券商的两融业务则在2010年才开始试点。

等到2014年,牛市催生了更多的场外配资公司成立。而与上一轮牛市不同的是,电子信息化产品开始凸显出威力。其中的典型代表,当属恒生电子推出的HOMS系统。

HOMS系统是恒生电子开发出来的一种投资工具,可以将证券账户下的资金进行分仓管理,独立进行交易和结算,用户在网上进行账户托管。作为投资工具,该系统大量应用于券商、基金等金融机构,但场外配资平台亦可接入该系统,进行股票配资活动。

《棱镜》了解到,HOMS系统早期为私募基金等机构的专属软件。这些机构在内部考核时有一个刚需——如何辨别出两个或一群基金经理的业绩,非账户下单功能于是应运而生。

一位熟悉HOMS系统的业内人士告诉《棱镜》,这一功能实现了总账户下分出多个子账户,总账户对子账户动向一目了然,方便机构考核下属业绩。

但这一功能很快被场外配资盯上,方便的分仓管理恰好迎合了场外配资的需求,软件还可以实现对于仓位的监控,以及设定好比例后,自动进行“警戒”和“平仓”。

HOMS系统很快被广泛应用于各家配资公司。多位从业人员也向《棱镜》确认,恒生电子按照流量向配资公司收取手续费,收例大致维持在万分之一左右。

一位场外配资公司高管对《棱镜》表示,据其了解,仅仅通过恒生电子HOMS系统进入市场的配资资金就已达到7000亿元。这也助推恒生电子在本轮牛市中连续上扬,从2014年牛市刚开启时的30元/股,到今年最高飙涨至179.8元/股。

《棱镜》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还有铭创、同花顺等多家公司开发的资产管理系统,同样可以提供与HOMS相同的功能,实现分仓管理和仓位控制,并接入券商系统进行交易。

配资攻防战:没拿禁令当真

对于场外配资,证监会从4月即开始展开围剿,措辞也一次比一次严厉。

自6月13日证监会发出《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》后,配资领域风声鹤唳。一家总部位于中部省份的券商相关负责人对《棱镜》透露,根据证监会的要求,目前券商不得再新增接口,而对于存量接口,亦需要逐个清理。

这位负责人表示,存量接口是整个牛市积累下来的,如果清理步子迈得过大,势必伤及股市,所以目前券商普遍采取的做法是:逐个通知客户,在存量资金到期后,关闭其HOMS接口,并不再新签协议。

但存量并非完全不去主动消化。一些小型券商,由于类似业务的体量有限,可以通过与客户协商的方式,逐渐清理未到期的存量接口,但对部分大型券商来说,由于涉及的客户众多,短期内无法自行解决,只能等待合同到期。

据《棱镜》了解,总部在北京的一家大型券商,其服务的场外配资规模已超2000亿元。

而众多配资公司也意识到风险,降杠杆成为普遍选择。多家有股票配资业务的P2P平台告诉《棱镜》,近期承压于监管层严厉态度,已经采取包括降杠杆、停止新办业务等方式,将资金撤离股市,降低风险。

恒生电子HOMS系统的口子也日趋缩窄。《棱镜》拿到的多份线下配资公司借款协议中均显示,不得买入S、ST、*ST、S*ST以及SST类股票,亦不得购买半年内涨幅超过50%的股票,及成交量超过股票前5日成交量平均值70%的股票。同时,所有的配资公司也都严禁全仓一只股票。

与此同时,不同的配资公司还会做出不同的额外限制,《棱镜》调查了解到,对于创业板的持仓比例,一些公司限制必须在总资产的25%以下,更有一些平台直接通知,目前一段时间内禁止买入任何创业板股票。

普降杠杆的同时,众多股票配资公司并不愿意放弃原有的市场份额。

石家庄一家配资公司高管告诉《棱镜》,即便目前监管层态度严厉,但与其合作的券商的HOMS配资接口依然大门敞开,“只是(券商)不再新增HOMS接口,原来的还维持使用”。

这位高管表示,由于其中利润较大,券商与配资公司都不愿放弃“肥肉”。

“上面一直说不让搞,但我们下面从来没当真过,业务也从来没断过。”他说道。

即便券商关闭所有数据接口,配资公司依然可以想出对策。

《棱镜》了解到,目前在河北省的多家配资公司,均已绕过HOMS等系统,采取雇佣人工监控配资账户的方式,继续高杠杆从事配资业务,相应地利率要更高。“这一周股市的大跌让当地许多股民看到抄底时机,前去咨询配资业务的股民较以往反而更多。” 融海行金融的一位业务负责人对《棱镜》表示。

就在证监会6月13日发文重申态度时,上述高管依然谈成了一笔几百万的配资业务。他表示,目前他唯一需要担心的是,牛市还能持续多久。

对配资客来说,牛市就是峭壁边缘的绳索,至于绳索材质如何,他们并不关心。(来源“腾讯财经)

关注微信公众账号:lgq68688【长按可复制】

每天发出全面消息解读:每日早盘、每日最新股市资讯、每日炒股技巧。

在此建议:个股交流、学习股市技巧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
"